韩国av女演员谁最漂亮_影音先锋av资源库_先锋影音av资源网_我要看av电影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0851car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和上海女人性爱的故事

时间:2018-07-12 第一章
我零六年底,来到上海,独自一人开始打拼,刚来的时候,住的是群租房,四百五一间,那间房子,连我老家的厨房都不够,仅仅一张床,才一米八长,我睡觉还要露出两只脚在外面,因为我身高长一八五!
那张可怜的床,在我九十公斤的体重下,被压的,咯吱咯吱响,为了求生,我先找了一家设计公司落脚,我大学本科就是装潢设计,在这里,我认识了:云。
第一次面试,云作为公司设计主管,面试了,双方感觉不错,很快,我到公司上班,月薪贰仟元+提成。
设计部都是上海人,并且五个都是女的,可能因为我是北方人的原因,所以我特别彆扭,她们说话也用上海话说,经常一阵笑声搞得我莫名其妙。
但为了生活,我只能勉强先干下去。
在一次公司接到一个大单,其他人手上都有活,云必须完成这工作!于是,云开始加班,而作为单身的我,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。
我完活后,就在公司上网,云在办公室那边工作,我们之间隔了三个座位,听她不时的歎息,估计设计还不是很满意。
我去上厕所,入过她座位后面,看到她短髮上,甚至有滴滴汗珠,我顺手把她这边的中央空调打开,说:「哎呀,领导就是领导,就知道给公司省钱,工作也不开开空调。」
云没做声,继续动着滑鼠,看着那方案。
我凑上前,端详着她的设计稿,有十来分钟,都没说话,然后,我指着设计稿,说:「如果一号和三号的方案,结合下,会不会效果好点?」
云貌似忽然恍然大悟,随手往后一拍我,说:「你真是大恩人呢!……」忽然停住了,因为她一手,正拍在我裆部,那里一坨巨大的东西,明显让她脸红了。
「哎哟!」我故意装作痛苦的样子:「你就这么感谢大恩人啊!」
我捂着裆部,装作痛苦的走出办公室,回头说:「我去试试,如果坏了,你等着赔偿吧!」
其实我是尿憋不住了,撒尿去了!
我回来的时候,云第一眼竟是看了我裆部一眼,说:「坏了么?坏了我赔!呵呵……」
我倒反而不好意思,喃喃的说:「还好,还好,还好……」然后走回自己座位,刚坐下,听到轰的一声,停电了。
我赶紧打开手机上的亮光,听见云恶狠狠地骂了一句:「奶奶的,还没保存呢,想玩死姑奶奶啊!」
这时候听见外面隔壁公司有人喊:「不着急,不着急,大家不要走,我去找物业,马上回来继续弄!」然后是应答的声音,估计是隔壁公司鼓捣什么东西,掉闸了。
我说:「热死了,我得走了,没空调扛不住。」
黑暗中,云说:「想也别想,你走了,我自己一人在这,吓死我啊,等着,等到来电你再走!」
我故意跳起来:「有没有王法啊,我下班了啊,你也太欺负人了吧,这明显就是想劫持人质啊!」
云「扑哧!」笑了一声!
这时候,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,看到云推开椅子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走过来,对着我窗外的窗口,深呼一口气,说:「老贝啊,你说,这是人过的日子么!」
藉着窗外的霓虹灯,我看到云背后那分明的臀线,她穿的一件牛仔裙,但依然能感受到那丰满的翘臀藏在里面。
我也靠近窗口,挨着她感歎道:「你都不是人过的日子,我们这些外地人怎么过啊!」
云依然看着外面,说:「你还好,看得出,你有能力,只不过是过来落脚,呵呵,大不了,你就走了,而上海是我家,我必须在这里,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找不到!你说,我一个弱女子,奋战有啥意思。」
我呵呵笑了笑,云不止一次在办公室公开表态,要找个东北的纯爷们,说上海男人太娘,被其他4个女同事笑话和攻击。
我指了指自己,说:「你看,我合适不?」
云一转脖子,大眼睛看着我,说:「你……哈哈……你?」
藉着霓虹灯,清晰地看到,她的短髮有汗水开始滴下来,顺着锁骨,流进那低领的休闲T恤里。
她忽然靠上来,一手搭在我厚厚的胸肌上,一抓,说:「你算纯爷们么?」
声音极具挑战性,我愣了,她撤回去,哈哈哈笑着,说:「刚刚一碰,就说坏了,还爷们呢!」
我缓过神来,心怀不轨的说:「要不,你查查?别到时候我找你索赔,你不理!」
说这句话,我的鸡巴已经开始有点硬,好在穿着是休闲的大短裤,里面内裤包着,加上背对着窗口,看不太出来。
云没有声音,继续看着窗外,过了大概半分钟,她忽然一叉腿,站到我面前,右手一下伸进我的短裤中,快速的找到内裤的裤腰,伸了进去;左手压在我胸部上,让我保持靠着桌子的姿势。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但我的鸡巴在她手里已经复活,长大!我知道,坏了,看来今晚要大战一场了!
我们都没说话,她熟练的在摸,我们只有急促的喘气声,我的鸡巴迅速站立。
云蹲下,呼啦一下,把我的大短裤扯到脚踝,「奶奶的,骗我,这不好好的么,你还索赔!」然后一口吞下我的鸡巴。
『我操,被你佔便宜了!』
我故意装作委屈的样子:「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哦!」我装作女声说道。
云在下面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我的鸡巴,右手抱着我的大腿,使劲搂着,左手玩着我的两个睪丸,鸡巴上已经完全是她的口水,蛋上也湿湿的,她的口技,真不错。
我的大腿,被她抱着,碰在她胸部上,我把上衣T恤脱掉,伸手进她衣领,摸着她那俩个小麵包,手感好棒,奶头好大,已经坚挺,正好一个手能抓过来。
我用手指熟练的拨拉着云的奶头,说:「奶头好大,看来经常被人吸吧!」
她使劲咬了我鸡巴一口,扭了我屁股一把,然后继续使劲的吸吮着我的鸡巴,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。
甚至有两次,她都想把鸡巴塞进喉咙里,弄的自己差点乾呕,但无奈,我的二十一厘米的大鸡巴,哪是那么好吞得下的!
我把她扶了起来,一把把她抱起来,叉腿坐在我腰上,我们对视着。
「你想干啥?」我问她,她满脸汗水,脸上表情更加迷离。
「你说呢,我在检查我的过失有没有给你造成终身遗憾啊!」她调皮地说。
我一把把她放到窗台的桌子上,三下五除二,扯下她的内裤,头深埋进去。
「啊……」她发出一声很响的叫声吓我一跳,一下把她内裤塞到她嘴里,头继续低下,舔她的小屄洞。
她的小屄那里已经完全的湿透,不,是氾滥了,舌头伸过去,都是鹹水,黏糊糊,右手食指和中指伸了进去,舌头舔着阴蒂,手指快速的找到G点,立即动了起来。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云在桌子上扭动起来,嘴里发出低低地呻吟。
忽然,感觉到她哆嗦起来,两手和膝盖使劲夹住我的脑袋,使劲往她的小屄上摁,嘴里的内裤也掉出来。
「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老贝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人家来了……」
我感觉到我的手指被她的小屄使劲夹住,一股暖流从她的小屄洞中淌出,顺着手指,把手背和手心弄得都黏糊糊的!
「你想闷死我啊!这算工伤么?」我抬起头问她。
她一下抱住我的头,腿还在我肩膀上,小声的说:「你真白相,死人,弄死我了,工伤你个屁,被你这样都弄出来了,原来你平时都是装的啊!」
「我装啥了啊?」我无辜的说。
「看来李姐说的对,她们私下讨论你,说估计你那东西,能有20公分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,哈哈!」她继续喃喃的说。
哦,原来这帮娘们有时候对我笑得那么阴险,感情都在讨论我的鸡巴啊,这帮结婚的娘们,看来老公不给力啊。
我推开她,站了起来,手抓着她两瓣屁股,鸡巴顶着她的小屄口,吻着她的嘴,说:「那接下来怎么办?」
她吮吸着我的舌头,然后舔着我的脖子,然后又回到嘴里,两腿使劲一夹我的屁股,鸡巴一下就进了她的小屄!
「就这么办!」
我站在桌子前,抱着她的屁股,开始一下一下地插着她的小屄,她使劲抱着我的肩膀,舌头从我耳边游走到嘴,然后又舔着我的脖子到肩膀,然后再回来,整个人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!
「老贝……你好棒……好棒……」
我抱着她的屁股,使劲把鸡巴推进她的小屄洞里,但可能因为她只有160身高的关係,她的小屄洞不够深,每次龟头已经到了最里面,但鸡巴还有三分之一没进去。
不过她的小屄真的好紧,水有多,每次鸡巴进去,都「噗嗤…噗嗤…」的带出好多水,把她的屄毛和我的阴毛都弄湿了,甚至有几次还扯在一起,揪得疼!
「亲老公……你干死我吧……肏我……肏我……」
「舒不舒服……嗯……你个小骚屄……浪屄……叫我啥呢?」
我使劲的抽插着,桌子被带动得乱晃,幸亏下面是地毯,如果是地板,估计地板就遭殃了。
我把她一把从桌子上抱起来,她的小身躯,完全被我双手端了起来,那双玉腿完全敞开,使我的鸡巴更加深入的插入到她的小屄里面,感觉她的小屄里面水越来越多,都顺着鸡巴,流过蛋上,最后淌下大腿!
她使劲抱住我的脖子,嘴里只有「哼唧…哼唧…」的声音,下面我的鸡巴拍打着她的小屄,「啪嗒…啪嗒…」地响!
「舒服么……小浪屄……舒服么……」我使劲抽插一阵,问道。
「被你肏死了……放我下来……下面声音好大……」她摸了摸自己下面的小屄,发嗲得和我说。
「不行……你得求我!」我说道。
「好哥哥……求求你……放我下来……再伺候大鸡巴……好不好啊?」她舔着我的鼻子说。
我把她放下了,她乖巧的趴到椅子上,双腿跪在电脑椅子上,屁股翘起来,两手掰开屁股,晃了晃,说:「请大鸡巴……赏赐我吧……大哥哥……我是乖巧的妹妹哦!」
我受不了了,双手扶着屁股,直接插进她的小屄!
这次鸡巴竟全根没入,好过瘾!速度更快,力度更大!
「哥哥……哥哥……干死妹妹了……哥哥……妹妹的小屄……肿了……」
我使劲抓着屁股,使劲顶着,最喜欢就是这个姿势,特别屁股还翘这么高!
「大鸡巴……大鸡巴……哥哥……使劲…肏我……」她说话有点含糊不清。
忽然,灯一下亮了,空调也起到了,我们都被吓了一跳,她立即要起身,被我一把摁在傍边的桌子上,说道:「会被窗户外……看到啊!」
她回头打了我一下,和我撒娇说道:「我不管!」
我从后面一下身手到她T恤里,摸着两个奶子,忽然想到,还没亲过呢,于是一边后边插着她的小屄,一边绕过去,舔她奶头。
她叫了起来:「哥哥,哥哥……不要……哥哥……哥哥……不要……哥哥……哥哥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哥哥……来了啊……哥哥……」
我感觉到鸡巴一阵发烫,龟头一紧,她的小屄又被锁紧了,她整个人都僵直了,我双手仅仅握住她俩奶子,大拇指食指只紧揪住她的奶头,揉捏着,屁股加速,用鸡巴使劲冲击她的小屄!
「啊……哥哥……哥哥……来了啊……啊……」
鸡巴完全融化了!被她叫的那么销魂,我也忍不住,一股精液一下注入她的小屄里!
我们一起来了高潮!
匆忙收拾停当,我们继续做设计,那一晚,我们都在办公室度过,她给家里人说自己加班,晚上去同事那里。
我们一直做设计一直到三点多,然后又做了次爱。
第二天上班,我出门,然后故意装作刚来的样子,她则和领导说,自己一夜通宵,需要回家休息!
第二章
自从和云那晚以后,我以为会和云成为男女朋友,但事实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样进行。
云一再告诫我,那一晚,就当是梦吧,人偶尔做做梦,挺好!从那以后,并对我愈发冷冰冰下来。
三个月以后,老闆让她和我签合同,当时就俩人在会议室,我问她:「你希望我留下来么?」
她没抬眼看我,低头玩着手里的水笔,冷冷的说:「你留不留,和我何干,你早来的话就好了,现在来,没意义了!」
我非常难过,从她手里,拿起水笔,在合同上打了个大大的叉,说:「好,那我走吧!」
就这样,我一摔门走出了会议室,离开了我上海的第一份工作!
直到去年,在我们一家旗舰店碰到这办公室的同事,才知道,在我走后不到三个月,云竟然挤掉了原来的老闆娘,和老闆结婚了!我才回过味了,当时她说那话的意义。
总是要生活,首先第一活下去,才能谈伟大的理想。因为我从小喜欢健身,加上自身块头大,两块胸肌更是可以抖来抖去,我决定挑战下自己,去干点自己喜欢的,加上我住的地方,对面就是一间健身会所,于是我带着简历,毛遂自荐,但因为我都是野路子练出来的肌肉,虽然有型,但理论不全,所以,最后,我被推荐到营销部试试。
于是,我开始做所谓的客户专员,开始和其他人一样,拿着单子在路上发给路人,但发了几天后,我觉得,这不是我做的事,于是我改变思路,开始在各大健身论坛注册,和大家分享我的健身经验,效果比我在路边发单子好的多,两周下来,陆陆续续开始有人谘询。
从第二个月开始,陆续有人来报名,因为这家俱乐部在上海虽然只有5家门店,但分布还算可以,加上到各家门店的人都有,这引起了总部的注意!
于是,营销部总部领导专门找了我,把我调到分店营销部副总位置,当仍让我在本店磨练,说:「以后给你更多机会施展。」
我非常真诚的对待我所有的客户,有帮忙的,我也经常会帮忙,很快,店里除了副店长李辉不喜欢我,其他人都很喜欢我,无论是客户还是员工,我也乐意干着这样的工作,这份对我来说全新的工作,让我觉得充满了挑战,乐此不疲。
那是九月份的一个週末,我从一楼要到二楼的健身房拿东西,刚到楼梯口,一转弯,就看到一团黑影下来,一个女的一下摔进我的怀抱,表情狰狞!
我一看原来是芳,经理助理,一个可爱的江苏妹子,她紧紧地靠在我怀里,右手使劲抓着自己的腿,一只高跟鞋掉在上面几个台阶上。
楼上一个声音传出来:「哎呀,怎么那么不小心啊,没事吧,你看看,你看看,让你送个文件毛毛糙糙,小姑娘啊,小心一点啊!」
李辉从楼上走下来,也没管芳,从她手里拿起文件,就出门了,只有我还抱着芳,愣着。
看着芳抽搐的脸,我才意识到她在剧烈地疼痛,我赶紧把她就地放下,她穿着肉色的长筒袜,短裙加西装是公司规定的公装制服。
我摸了摸她脚踝和小腿,问了问,看来是脚踝受伤。
我立即跑回办公室,从我抽屉拿出云南白药和绷带,回来的时候,已经有几个客户和同事围绕在她那里,我直接用手一下就撕开她的丝袜,让脚踝完全裸露出来,脚踝已经完全肿胀。
经过初步检查,应该没伤到骨头,云南白药上,然后用绷带绑住一圈,又让同事立即取来冰袋,包扎上,然后直接把云抱起来,和同事说了一声,就直接出门打车,和她去了医院。
医院拍片检查结果和我预测得完全一致,芳一直在疼地哭,她的舍友和男朋友,来到医院接她,我则返回店里继续上班。
回到店里,就被总部领导直接电话我说:「你今天的表现,老闆很喜欢,你小子,给我争光了!」
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后来才知道,那天整个事件,恰好被来微服私访的老闆看到,而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老闆是谁!
我还担心自己半天工资被扣呢。呵呵,看来,好人有好报,是真的。
芳的事情,没想到让我在店里的女同事中受欢迎程度大增,她们都说,和我这样的男人一起,放心,罩得住。
特别是芳,那对我的热情,如滔滔江水啊,早晨给我买早饭,中午给我送奶茶,但凡有个大家出门K歌和聚餐,那绝对毫无顾忌的坐在我身边,俨然以我的女友自居。
可是,大家都知道,她有个谈了三年的男友,就在我们店里隔着四条马路的星级酒店当厨师,据说还是个领班厨师,一个月能有两万块差不多。
我也不好说什么,一么,芳虽然对我好,但并没有提出当我女朋友,我总不能说,你不要对我好,二么,芳长的太小巧,一米五五的身高,八十多斤重,站在我身边,真的是好似小鸟和大树。
我真怕以后要亲热,一下压死她,呵呵,三么,独在异乡的我,也乐意接受这份热情,那她当哥们就是喽。
所以,经常男同事之间讨论什么女优啊,什么的,她好奇来问,我都慷慨解答,让她的AV知识迅速增加。
一次晚上聚餐回来,我开着店里的商务车,拉着芳等一众同事回家,因为已经没有了公车,打车花销又太大,所以店长让没喝酒的我,开车送女同事回家,因为女同事异口同声选择我送她们回家,当护花使者。
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其他三个女同事和一个男同事坐在后面位置,一个个醉醺醺,都在睡觉,送走二个女同事和一个男同事后,后座只有女同事曼曼和副驾驶的芳。
因为芳住在川沙,我当时对路也不熟,所以就在芳的指导下,按照每天公交车的路线走,甚至有段路,连路灯都没有。
芳的手忽然摸到我的大腿上来,我笑了笑!
「NND,你个色狼,吃老娘豆腐!」我打趣的说。
芳依然闭着眼睛,但嘴角笑了,食指和中指变成两条小腿,一步一步沿着我的大腿,走进我的裆部,最后直接站在我的鸡巴的位置,敲了敲。
我呵呵笑了笑,把她的手,拿开,说:「滚,你这色娘,再调戏老子,老子毙了你!」
芳嘴角笑的更厉害了,竟然把屁股对着我,用手拍了拍,然后把短裙往上掀起来,露出里面丰腴浑圆的屁股和小可爱内裤,小声的说:「please.」
我笑了笑,说:「你没治了,兄弟,呵呵,被打鸡血了!」
芳睁开眼,回过头来,看着我,说:「请!你毙不毙啊,长官!」
我汗,这孩子看来动情了,芳左手搭在我驾驶员座位后背,右手一把伸过来,跟着裤子开始抚摸我的鸡巴。
「你疯了,后面还有人呢!」我小声的说:「你慾求不满啊,奶奶的!」
芳笑了笑,说:「我就是不满呢,你那么爱帮助人,就帮帮我呗!」然后竟然拉开我裤子的拉链,把我的鸡巴直接拉了出来,一口吞了下去!
「哇!」我不禁惊呼一声,好刺激,这是我没有经历过的。
芳的口水好多,但口技一般,但这样的情景和环境,让我兴奋,我开着车,她趴在我胯下使劲的亲着我的鸡巴,我伸手到她胸部,摸着那俩个滚圆的肉球。
「你这80斤的小体格,怕有20斤都在这里吧!」我说,她的胸部真的好大好丰满。
芳抬起头,抓着我的鸡巴看着我,说:「你来,我用胸部帮你搓!」然后继续低头吮吸我的鸡巴!
然后又起来,看着我的鸡巴,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龟头,说:「它好大哦,比我男朋友的要粗出好多!」
然后又一头下去,开始吮吸,还发出肆无忌惮的噗哧噗哧的声音,一点都不顾忌后面还有曼曼在睡觉。
芳一边亲着我的鸡巴,自己变换姿势,解开安全带,完全跪在副驾驶的座位上,扯下自己的内裤和丝袜,我能听到她手指在她自己的小屄进出的水声,估计那里已经成了汪洋沼泽。
「你听……我都……湿透了……」她自己手淫着,用舌头从上往下舔着我的鸡巴。
「停车……肏我吧!」她声音有点哀求,身体整个开始发抖,最后使劲抓着我的鸡巴,手快速的抖动,我能清晰的听到里面「扑哧…扑哧…」的水声,能闻到空气中瀰漫的女性的骚味!
剧烈抖动后,她停止了,脸靠在我大腿上,大口的呼吸着,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舔我站立的鸡巴!
「真好吃……你真大!」她对着我的鸡巴说。
车已经到了她家小区门口,她拉拉我说:「走吧,今晚她们都不在!」
我笑了笑,扶她起来,把我的鸡巴硬塞回内裤,拉好拉链,说:「你喝醉了,不要,等你清醒的时候,我们再说吧。」
芳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拒绝,满脸惊愕!
「呵呵,不是说你不好,只是说,我希望,我们先有感情,再上床,你喜欢我是鸭子你是鸡么!」我补充道。
芳笑了,整理好衣服,拿起包,下车,然后站在车前,手指着我,说:「你逃不掉的,我会吃掉你!」然后呵呵笑着跑进小区。
我歪嘴笑笑,回头看看曼曼,这个胖胖的女生,还在睡觉,真是幸福啊。
我拉着曼曼开始往家里走,因为她和我住的很近,就在我隔壁小区租的房子,我到家了,基本她也就到家了。
我又给芳打个电话,确定她已经安全上楼,到家,上床。
她电话里还发出呻吟的声音,说道:「你来么……人家…小屄…湿透了……等着你来呢!」
我笑了笑,挂掉了电话。
二十分钟,我已经开到我家位置,往前开一个路口,直接到了曼曼的小区,曼曼还在睡觉。
我叫了几声,没声音,我只好下车去,拉开车门,叫她,还是没醒,人四仰八叉的睡在最后的座位上!
我只好上车,摇摇她,说:「曼曼,到家了,下车!」
她忽然一把抱住我,满嘴酒气的开始亲我!吓我一跳!
「我喜欢你,老贝,芳能给你的,我也能做到!」
我重心失去平衡,直接压在她身上,手摁到她的胸部,好软,曼曼属于丰满可爱类型的,是那种男人看了,特别想去抱起来亲亲那种,白白净净,也不太化装,是个来自连云港的小姑娘,一直没有男朋友。
我刚刚强制控制自己慾望,没有跟芳去,没想到曼曼又在这里候着,我二话不说,手直接摸到裙下,拨开内裤,直接摸着里面。
哇!曼曼是个白虎,但里面内裤已经全湿了,看来这小丫头一直没睡着,在偷听!
我把车门一关,脱下裤子,扶正曼曼的腿,拉开内裤,就直接往曼曼她的小屄插了进去。
哇!曼曼……她的小屄好紧!
「啊……」曼曼叫了一声,然后使劲抱紧我!嘴里就说着:「我爱你……老贝……我爱你……老贝……」
我感觉到下面粘粘糊糊的,内裤也勒着不舒服,于是拔出鸡巴,脱下她的内裤,忽然看到,那上面有血!
今晚真是太多惊愕的事情了。
「曼曼……你……」
曼曼一把抢过内裤,抓在手里,对我胸部一阵粉锤。
「讨厌了……你……笑话人家……人家…第一次……」
我操,操,操!怎么还是处女,我责任大发了,但见血眼红,我的鸡巴立即插入进去,双手抱着曼曼的柔软的屁股,鸡巴一下一下冲刺着!
曼曼就知道使劲搂着我的脖子,哼哼唧唧的,谈不上什么配合不配合,完全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。
因为在小区,我怕人看到,加上处女鲜血的刺激,再加上刚才的前戏,我很快,就射了。
是拔出来后射的,曼曼张嘴接着,用手捧着,貌似不想浪费一滴!模样可爱至极!
完事,我把车熄火,就这么抱着,坐在商务车后面的座位上,说了一会话,就睡着了。
清晨的时候,看到商务车座位上的红色血迹,曼曼说,她去洗,然后拆下座套,她回房子去洗。
我想了想,去了便利店,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,等曼曼回来的时候,我给了曼曼。
曼曼看了下,当着我的面,把药吃下,说:「今天晚上的事,就当没发生,给你,是我心甘情愿,你别当回事!」
我一把把她搂在怀里,「你个傻孩子,我是那种逃避责任的人么!」
十点多,我们一起到店里的时候,我是手牵着曼曼进门的!
面对着大家惊愕的眼神,我对大家说:「曼曼,是我的女友!」
当时,同事群里,我没看到芳!
第三章
和曼曼确定恋人关係后,不到一个月,我们就搬到一起,在东安路天月桥路附近的老小区,租了个房子,一室一厅,比两人单独租房还便宜,吃饭可以自己烧,算是节约了,但避孕套的钱,却没少浪费。
在此期间,有同事到我们这里来玩,但芳却一直没来,见面,依然说话,打闹,但却总觉得,之间像隔了一层东西,不似先前那么肆无忌惮和畅快,反正她也有男朋友,我就当啥也没发生,就这么一直过着。
曼曼虽然是处子,被我开苞,但性慾望却是不一般的凶狠,一晚上要两次是正常,週二休息的一天,至少半天要床上和我缠绵,花样也层出不穷,让我上班都腿软。
一个週二清晨,睁开眼,太阳撒进窗户,穿过小阳台,晒满大半个房间,床上的曼曼不知去向。
昨晚又是两次,弄到凌晨三点多,哎,我可怜的邻居们啊,曼曼叫床声音超大,都是我一手培育的,老有成就感了。
卧室门打开,曼曼背对着我,全裸着进来,屁股翘翘的,虽腰上有点肥肉,但是身材还算婀娜多姿,关键她皮肤好白,很粉嫩,每次见了,都忍不住咬一口。
她背对着我,绕过床,发出窃笑声,扭头看看我,说:「準备吃早饭了么?」
我没弄懂啥意思,她已经笑得不行,花枝乱颤。
她转身过来,吓我一跳。
她丰满白皙的乳房上,用草莓酱写了一排字母:「eat me」奶头上一边拴着一个草莓,无毛的小肥屄部位,这时候被一团白色的奶油佔据。
「先生……请用……早餐! 」她轻轻的躺倒床上,自己笑个不停!
我掀开自己身上的毛巾被,一下跨坐到她身上,装作野狼的样子,用鼻子闻了闻,说:「嗯……我看看这是什么好吃的。」
她还在笑,她就是爱笑。
我舔了舔她的耳朵,然后顺着脖子舔下来,再去舔那些字母,然后直接顺着乳房,一口吃掉挂着的草莓,用牙咬了咬那拴着的线,奶头被拽着。
她打我一下,笑着说:「要死啊……很疼的!」然后自己把线从奶头解下来。
而此时,我已经顺着肉呼呼的小腹,直接去袭击那团奶油,几口就吞掉了所有奶油。
哦!我超喜欢曼曼她的小肥屄部位,无毛,白净,小肥屄阴阜肉肥嘟嘟的像个小馒头,中间一道粉色的缝隙,一片大阴唇微微露出,像个调皮的小舌头。
我开始用舌头去逗弄她小肥屄那条小舌头,曼曼还在笑,一般这时候,她都会比较动情了,奇怪?
我舌头逐渐舔得更加深入,两只手抱着她两条腿,然后绕过去,开始袭击她的胸部,她的腿因为我胳膊的缘故,抬起来,她的小肥屄完全暴露在我面前。
忽然,我感到舌头顶到一块东西,一看,一根香肠从她的小肥屄里面滑了出来。
曼曼笑做一团,一骨碌滚到床里面去!
我一口吃掉香肠,一下跳到床上,站起来,张牙舞爪的说:「你完了,你敢背叛本大王,和香肠通姦,看本大王怎么收拾你!」
然后我就扑了上去……
她一下跪在床上,可怜巴巴的说:「大王饶命……小女子完全是为了讨大王欢心,请大王饶命,小女子一定将功补过,好好伺候大王!」
说完后爬上床来,一口含住我的鸡巴,双手抱着我的屁股,使劲往嘴里挤,发出惬意的哼声。
「嗯……我喜欢……吃……大王的……鸡巴……」
我非常享受的接收着这样的待遇,刚才香肠事件,刺激了我,我的鸡巴肿的老大,直立立的硬挺着,不时的从她嘴里逃脱出来,打在她的脸上。
她让我的鸡巴在她脸上横飞,用舌头去舔我的卵蛋,甚至从胯下钻过来,舔我的屁股。
我弯腰撅起屁股,她舌头开始舔我的屁眼,还用鼻子拱我的屁眼,手绕在前面,来回揉搓我的鸡巴和卵蛋。
我抓着她的膝盖,一把把她拽了起来,一百二十斤对我来说,轻而易举,两腿正好岔开,她的小肥屄正对着我的鼻子和嘴,人整个倒挂着在我胸前。
她吓得抱紧我的腰,在我小腹上,咬了一口,说:「你想吓死我啊!」
话说着,人已经更加贪婪的开始吸着我的鸡巴,看的出,她对这样的姿势,也很兴奋。
我像喝汤一样,用舌头舔着她的小肥屄,逗弄这阴蒂,我看到她的小肥屄口一张一缩,混合着淫水和我的口水,我用下巴去逗弄她小肥屄的阴核,她使劲吸着我的鸡巴,卵蛋都被弄得全是口水。
「大王……放我下来吧……我头晕了!」
她抓着我的鸡巴说,但接着又开始舔我的鸡巴,我抱着她的腰,随着她「哎呀!」一声,我已经把她调转过来。
她叉腿坐在我的腰间,我两手抱着她的屁股,鸡巴挺立着,对着她的菊花,她一手抱着我的脖子,一手从胯下套弄着我的鸡巴,然后扶正,对着她的小肥屄,我手一送,鸡巴直接进入她的小肥屄,我开始抱着她的屁股使劲抽插起来。
「大王……你好壮……大鸡巴……插死妹妹喽!」
她眉头紧锁,满脸绯红,搂着我的脖子,看着我,撒娇发嗲的和我说。
我不管她,使劲抽插,低头看着我们缝隙之间的鸡巴插入她无毛的小肥屄。
「嗯……让你不听话……让你诱干香肠……」
我使劲抽插着她的小肥屄,手用力抓着她的屁股,不时还打几下,每次打,她都发出「啊!」的一声,极其淫蕩!
我边肏着她,然后边走下床,走到靠近窗户的地方,侧对着阳光,阳光里,曼曼浑身的汗水在白皙的皮肤上,更加的妖媚。
我使劲冲刺了几十下,就把她放下来,背对着我,最喜欢这浑圆的大屁股,白白的,嫩嫩的!
我的鸡巴一下插了进去,丰满柔软的屁股肉,在我鸡巴的轰炸下,产生了阵阵涟漪,粉红的菊花也随着我的鸡巴抽插,一缩一缩的。
我心里灵光一闪,手指伸到嘴里,沾了些唾沫,食指对着菊花,揉搓起来。
「哥哥……好坏……好痒……哥哥……肏我……」
曼曼伸出一只手,想拦我,被我一把抓住手,我的鸡巴又是一阵快速地抽插。
「好哥哥……好哥哥……」她求饶地呻吟着。
我的手指已经开始往菊花里挖,因为口水和刚才体位淫水的浸泡,菊花非常滋润,我食指一下塞进了菊花,她的小肥屄里的鸡巴一下感觉更加拥挤,甚至能感觉到食指在菊花里的动态。
我一下兴奋了,曼曼貌似比我更兴奋,主动拿屁股开始砸向我的鸡巴。
「哥……哥……快……哥哥……来了……」
她使劲快速的碰撞着我的鸡巴,我的鸡巴更加加速,食指也快速抽插!
「啊……亲哥哥……我来了……我来了……爽死我了……」
曼曼身体一下变得僵硬,我更加快速抽插,她使劲抓住我插入菊花的手。
「哥……不要动……不要动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」
我就直接把手指和鸡巴,一起全部推入,连根没入,另外一只手,来回抚摸着她的屁股。
她僵持了十来秒钟,身体逐渐软下来,最后跪在地上,我的鸡巴从她的小肥屄滑落出来的时候,扯出几根粘连的丝,在阳光下,闪闪发光!
这时候,她的电话响了,她起身去拿电话,是店里打来的,我则直接从后面又插入她的小肥屄。
她表情淫蕩,但声音却很沉稳,因为我经常这样折腾,甚至一次她和她妈妈电话的时候,我都一直在插着她的小肥屄。
不到两分钟,她就挂了电话,屁股使劲顶了我几下,说道:「你坏……你坏……你坏蛋!」然后转身抱着我说:「快……我得去店里一趟……求求大王……快来吧!」
我笑了笑,指指自己的鸡巴,说:「它……不听我指挥啊!」
她乖巧的蹲下,又开始给我口交!
「行了,你走吧。」我说:「完事立马回来,伺候本大王。」
她双手抱拳说:「得令!」然后去卫生间沖澡去了。
我浑身汗哒哒的,躺在床上,NND,不到十二个小时,弄了三回,特别后两回,都弄一个多小时,接近两个小时,累死。
迷迷糊糊,听见她进来穿衣服,迷迷糊糊,听见她走了,听见她说:「我午饭帮你叫外卖了。」然后就睡着了。
迷迷糊糊,有人敲门,我以为是外卖来了,我就把毛巾被往腰上一扎,从床头拿了十五个硬币,去开门。
门打开,门外竟然是芳……我傻了!
第四章
我裹着毛巾被,开门看到芳,我愣了,立马关门,说:「等等啊!」然后跑回卧室,穿上大裤衩,找个背心一套,才又急急忙忙给开了门。
芳低头笑着,背着手,走进来,胸部两团肉呼呼的球,在工装的簇拥下,从领口挤出一条缝,里面白色花边衬衣把缝掩盖着,若隐若现,让我又想起那天晚上在车上给我口交的情景!
「小日子过得不错么!」芳在我十来平米的客厅转了一圈,然后又走进了厨房,又看了洗手间。
「谢谢领导关心,还凑合。」我打趣说道。
她走进卧室:「能看么?」她忽然停住,回头问我。
「赶紧看,看的不顺眼,帮我收拾收拾!」
我推她肩膀一下,做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她走进卧室,扫了一圈,然后,走到晒进阳光的小阳台,透过窗户,看着外面,然后回头,直愣愣的看着我:「刚才你们在这里做爱的吧!」
我惊了一下,然后很镇定的拿一把椅子坐下,说:「哦,你偷听了啊!」
芳转身看着窗外,胳膊支在窗台上,屁股正对着我,丰腴浑圆的屁股在工装的短裙下,骄傲的绷紧短裙,圆球般,竟然没有内裤的痕迹!
「那晚上发生了什么?」她问道。
「哦,没发生什么!」我心虚的说。
芳看着远处的一群鸽子,说:「你们做爱了,你想负责,所以你第二天就说她是你女朋友是吧?」
我笑了,也走到窗台,看着那群鸽子。
「呵呵呵,你是蛔虫啊,或者你给我装了摄像头!」
「如果你想做爱,可以找我啊,为什么?」芳一动不动的问道。
「哦,不为什么,你不是有男友么,不想你事后后悔!」
我为我自己随便找的理由感到佩服,怎么想出来的啊,完美的理由!
「呵,你真会找藉口。」芳转过身,靠在窗台上,背对着我。
「我就站在楼下,听到你们做爱的声音,我真的好生气!为什么!我也不知道!」
这时候,我才意识到,芳看来真的来了有一段时间了,刚才原来不是猜测,是真的偷听到了。
「行了,别想了,你想喝点什么?」
我转身走出卧室,从冰箱拿出可乐和果汁,拿了一个一次性的杯子,递到她手里,晃晃手里的饮料。
「喝什么?」芳拿着杯子,哀怨的看着我。
「有男朋友就不能再谈恋爱么?你怎么知道我男朋友就是我以后要负责的呢?难道有男朋友就不能喜欢和爱别人么?」
芳有点激动,语气有点急。
「那果汁好了,美容!」
我晃晃左手的苹果汁,给她倒了半杯。
她「哗……」把果汁泼我一脸!
「你是个懦夫!」
芳的情绪一下失控,纸杯丢到我额头掉到地下,然后扬拳要打我,被我闪开了,她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开始哭,小声的哭,肩膀抖的厉害!
我放下果汁,坐到她面前,说:「别这样啊,你给我演电视是吧!」
当时我心里真的有点火,被人泼果汁,还真是头一次,但对方是女孩子,并且关係也不错,所以我忍了忍,继续安慰她。
「我不如她么?」芳从胳膊里抬起脸,看着我。
「不,不,这个不好对比的!」
「我比她瘦么,比她矮么,不如她漂亮么,不能帮助你么?」
芳一口问出好多个,我哑口无言。
「哎,不是的,你很好。」我半天说出一句回应。
芳一下扑了上来,把我推到在床边,眼里还有泪水在转:「那你为什么不要我,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?」
泪水滴到我的胸上,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。
手机响了,芳芳从上衣口袋,拿出手机:「李总……哦,我知道了,但我刚又扭了脚踝,晚点过来好么……好的……您放心……好的,晚点一定到!」
芳芳打电话的声音一点听不出刚才刚哭了,可怕的女人啊。
挂了电话,芳芳把手机往我床上一扔,就开始解制服短裙一侧的扣子!
「你干啥?」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
她说:「我要和你做,比她和你做的更厉害!」
裙子一下解开,她屁股一抬,拉起到腰间,里面竟然只有长筒袜而没有穿内裤,她的小屄上乌黑黑的一团阴毛扎的我的肚子痒痒的。
她伸手就把我短裤扯下来,屁股后坐了一下,她的小屄马上直接盖在我的鸡巴上。
我感觉到,她那里已经湿了!但我的鸡巴还是软塌塌的,
「别……芳芳……别。」
我一下坐起来,一把把她推到一边,自己提了裤子站起来,她斜靠在床边,又开始哭,我有点不耐烦。
「行了,芳芳,曼曼一会就回来,咱别这样好不好?」
她没打理我,自己站起来,拉了拉腰间的裙子,扣上扣子,整理了下制服,拿起手机,出门走了。
一切发展的那么快,让我的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。
我打电话问曼曼,曼曼说,事情还没办完,因为是芳打电话找李辉,说有急事需要曼曼来协助的,结果芳好像扭伤了脚,要晚点来。
我后背越发发凉,真是一场阴谋啊。
我并没有和曼曼说芳来家里的事情,日子平静的度过了3个月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上海的深秋还是比较暖和的,虽然树叶已经黄了,但依然坚持的挂在树上,不肯离开大树母亲的怀抱。
这天下班,曼曼和女友去购物,我在办公室忙完,已经是十一点多,出门的时候,才发现,大门已经锁了,我的钥匙正好没带,打电话给曼曼,没人接,估计购物逛疯了,短信通知她,速来救主,呵呵。
忽然听到2楼有声音,可能还有同事没走,于是我上了二楼,才迈两步,听到声音不对,这分明是叫床的声音。
我蹑手蹑脚循声而去,声音是从李辉的小单间发出来的,有好戏,我立马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。
李辉我知道,已经结婚了,三十多岁的人了,听说老婆刚生了孩子没一年。
哈哈,看来是有人了,我偷偷跑去,绕道后面练功房,踩个凳子看进去。
是李辉和一女的,正在大战,那女的我是认识,是我们一个常来的客户,姓江,据说是个小富婆,自己在徐家汇开超市的。
「干死我了……老公……你好棒哦……干得我……好舒服!」
江在李辉的办公桌上躺着,大开着腿,一只脚还蹬着旁边的保险柜。
要说这女人,平时看着胸不小,现在看来,是假的,貌似还有过哺乳的经历,两个乳房外扩,不过奶头颜色是我喜欢的粉红。
「姐姐……姐姐……你好紧……弟弟……好舒服。」
李辉一手抱着那女的大腿,一手握着那你的一个乳房,使劲揉捏着,下半身在使劲的撞击着女人的小屄,声音劈啪作响。
「弟弟……弟弟……姐姐来了……快干我。」
江一阵抽搐,手到处乱抓,最后一把抓住李辉的头髮,人竟然一下坐了起来,浑身发抖!
「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弟弟……我来了……」
李辉则直接用手抱住女人的腰,他的鸡巴使劲的抽插她的小屄。
「我要射了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
李辉也叫了起来!
「给我……宝贝给我……射我小屄里……给我!」
两人一阵哆嗦后,李辉抱着女人,瘫坐在椅子上。
我笑死了,没想到,看到这样的情景,我一点没反应,觉得好搞笑。
哎,李辉啊李辉,你说你,搞个老女人,叫姐姐,被人吃嫩草,哈哈哈。
我又偷偷跑回自己办公室,等着李辉他们下楼。
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我听到下楼的声音,听到开门的声音,我算好时间,出了办公室,装作惊讶的样子:「哎呀,怎么李总在啊,我正好忘记带钥匙了,真是幸运啊,哈哈。」
显然,他们被吓傻了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「哦,江小姐帮我们拿些宣传单放超市发一下,正好来拿……」
我操,你个李辉,真会编啊。我也没说啥,直接告辞,走人了。
刚一拐弯,碰上急忙赶回来的曼曼,我放声大笑,她不知道我咋了,我拉着她。
「走,走回去,爷爷高兴,哈哈哈。」
曼曼就跟着我傻乐傻乐的走着,大路上,没有一个人,只有片片落叶随着秋风吹来。
我还在想着李辉和那女人的情景,忽然,手搂着曼曼的腰,胯下妖龙一震,正好路过一片正在拆迁的房子,我就把曼曼拖了进去。
曼曼说:「你干啥啊。」
「奶奶的……我要干你啊!」我嘿嘿笑着。
就把曼曼拖了进去,直接把她牛仔裤一脱,我的鸡巴就插了进去!
「你个坏蛋……你慢点……疼死了!」
曼曼娇喊一声,我吐了口唾沫到鸡巴上,在曼曼她的小肥屄口摩擦了几下,就直接捣了进去。
曼曼配合的: 「嗯!」了一声,我抓着曼曼的腰,屁股神速的抽插
曼曼就是骚,没几分钟,她的小肥屄里面华润无比,随着抽插,不自觉的呻吟起来。
脚下秋风捲着落叶,我和曼曼站在一堆建筑垃圾里面,我的鸡巴插进温暖的小肥屄,随着抽插,淫水顺着鸡巴开始,逐渐浸湿了蛋
「哥哥……好爽! 」
曼曼轻声跟我说,妩媚无比,我伸进曼曼的上衣,剥开胸衣,揉搓着曼曼丰满的胸部。
忽然,有人走来,我更加兴奋的抽着起来,曼曼紧张的不行。
「别动……别动!」我更加起劲的抽插。
走来的是一对吵架的情侣,他们竟然在我们不到3米外的路边停下来吵,好像是男的不捨得花钱引起的。
他们吵的很投入,我在里面肏的曼曼也很投入,不敢速度快,因为脚下凹凸不平的建筑垃圾,但我的鸡巴每一下,都刺入她的小肥屄很深。
明显也感觉到,曼曼里面热的不行了,我手指快速揉捏着曼曼的两个奶头,舌头舔着曼曼的耳垂,我的鸡巴使劲,一次一顿的,深入的,插进曼曼她的小肥屄深处!
情侣吵架越来越激烈,上海话,听不懂,我只知道,曼曼在我的抽插下,身体已经发烫
「哥哥……我要来了。」
曼曼轻声的和我说,我使劲来了几下,曼曼忽然使劲抓住我的胳膊!
「来了……哥哥……来了……哥哥!」
曼曼屁股使劲挤我的鸡巴,双腿哆嗦,呼吸急促!
我使劲抱着曼曼的胸,下身使劲抽插,我的鸡巴快速送入曼曼的小肥屄里,我感到她的小肥屄里面烫的要死。
忽然脚下一滑,脚底的建筑垃圾哗啦一下,俩争吵的情侣都不说话了,我抱着曼曼也不敢动了,但让故意让我的鸡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小肥屄里面。
听到女的说:「快走吧!」然后俩人走了。
我一把把曼曼摁弯腰,抱着屁股,我的鸡巴使劲一顿狂肏,也不管曼曼慢点的请求,一分钟百来下的冲刺速度,很快就到达顶点。
曼曼立马回头张开嘴,大口大口的吞着我的精液,最后用舌头给我的鸡巴舔的乾乾净净,然后站起来,提上裤子,说:「谢谢哥哥……好爽!」
我先跳出那破房子,看看四下无人,才把曼曼接出来,俩人兴高采烈的回家了。